凤凰历史

楼上噪音很大,一些人求助于“黑色技术”

几天前,来自该市北部的范女士向本报新闻热线3838110报道,她居住区的一个家庭经常受到楼上噪音的影响。对此,一些人提议用一种叫做“建筑噪音终结者”的人工制品来反击。

然而,无论从实际效果还是从法律法规的角度来看,这种处理噪音的方法都是不可取的。

记者的调查发现,楼上的居民在生活中不注意时发出的一些噪音有时并不小,这影响了楼下邻居的休息或学习,甚至有些人让他们的孩子玩得更吵闹。

尽管如此,如果邻里关系通过“你打我,我踢你”来解决,矛盾最终只会升级。

有些人建议噪音控制应该在楼上进行。范女士说,她发现一个叫芳芳的女人抱怨她楼上太粗心,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噪音。

有一阵子,是拖着椅子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板上。

更不可容忍的是楼上还有一个淘气的孩子,他在地板上玩球和滑板车。

总之,这家人会在晚上9点甚至10点大吵大闹。

作为回应,芳芳上楼去和对方谈判。总之,他希望他们安静下来,照顾楼下的邻居。结果,芳芳很困惑对方说芳芳应该自己找出原因。芳芳对此感到困惑。

后来,对财产和社区的搜索没有任何效果。

有时楼上的噪音让人无法忍受。芳芳计划上去大吵一架。结果,她被母亲说服了。她妈妈说,“算了吧。他们家有孩子。他们不会整夜吵架。”

至于芳芳的家人遇到这样的楼上邻居,有人建议她应该继续和楼上多沟通,或者报警。不过,也有人建议她应该使用噪音控制,购买Loudukexing等黑色科技产品进行反击,以提醒对方并让其停止。

记者搜索了相关的购物网站,发现销售大楼里有数百名吵闹的战士,价格从200多元到600多元不等。

事实上,这座建筑的噪音消除器并不神秘。它的本质是一个电动机,可以通过换挡来分级并安装在天花板上。必要时,可以打开电源振动,提醒或对抗楼上的噪音干扰。

建筑噪音克星的效果并不是说上帝会伤害别人使用所谓的建筑噪音克星神器。真的有用吗?记者的调查发现,一些人在网上聊天小组中发誓说它确实有效。自从藏物被使用后,楼上的居民开始“认出不聪明的人”,并主动下来定居下来。我希望将来每个人都能相互理解,和平共处。

虽然不排除会有这样的结果,但记者发现,一方面真正使用这种方法与楼上作战的人并不多,也没有人明确表示使用这种神器最终解决了问题。另一方面,记者仔细搜索了互联网,发现大部分用于评估该建筑噪声抑制的方法都是促销策略。

经过进一步了解,记者注意到,这座建筑嘈杂的敌人是一个“相互保证毁灭”的东西。

外国媒体做了一个实验。他买了一个隔音装置,并把它安装在他家的天花板上。当楼上的邻居感受到震动和噪音时,他感受到了挖墙和在家装饰自己的噪音。不管他换了多少档,他家的音量总是比楼上高20分贝。

因为声音和振动总是可以沿着物体传播,而不是沿着某个方向直线传播,所以使用建筑噪声抑制器不仅会产生比楼上更多的噪声或噪音,还会干扰周围的邻居甚至楼下。

Loubukexing不是自卫,而是侵权。可以看出,Loubukexing是一些人为了利用人与人之间的冲突而开发的产品,这可能会产生一些短期影响。然而,最终受到损害的是社区居民之间和解的可能性,这将把小的不满升级为大的冲突,甚至导致不利的后果。

在采访中,市民何先生告诉记者,他家楼下有一名孕妇。她当时可能非常敏感。当何先生的房子里有噪音时,孕妇就会上来谈判。考虑到对方的特殊性,何先生的房子基本上是合作的。另一方说他们的房子走路声音很大。何先生去超市买软拖鞋。另一方说他两岁的孩子太吵了。何先生解释说这孩子并不总是听话。

结果孕妇认为孩子无知的关键是父母缺乏严格性。

何先生也没怎么争辩。他和他的家人对他们的孩子更严格。如果孩子们多移动一点,他们会提醒他们。

又过了两年,楼下的孕妇在成为母亲时也意识到何先生的困难。

关于建筑噪音消减器的“人工制品”的使用,有些社工说,居民之间的矛盾基本上是由生活琐事引起的,应该解决。没有必要使它变得如此复杂和恶化。有许多方法可以让人们更容易相互理解,在社区中进行调解,诉诸法律。

安徽新文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尹家德(音)告诉记者,如果楼上的噪音非常严重和恶意,我们可以找到方法获取证据,并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如果我们使用诸如建筑噪声抑制器之类的方法,这绝不是正当防卫,它也给人以扰乱人心的示范。如果邻居因此受到惊吓甚至受伤或地板受损,当事人仍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这是值得的损失。

此外,也有市民说,这种小矛盾,无论是财产、社区还是警察,都不能因为事情小就不予理会。许多重大问题因小问题而升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