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童年的元宵节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元宵节是在乡下度过的。虽然没有像城市里那样唱歌、跳舞和欢腾的场景,但我仍然有难忘的记忆。

那时,每个元宵节,我们的孩子都恳求大人给我们系上“灯笼”。

我父亲是村子里系灯笼的专家。

元宵节的早上,我爸爸喂猪,打扫院子。在那之后,他坐在院子里,给我们的兄弟姐妹绑了一些灯笼。

我们帮他做“苦力”,拿竹条和硬纸,找钉子和蜡烛。

我父亲绑了许多椭圆形、菱形和长方形的细竹架,然后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地组合起来,在上面贴上彩纸,在彩纸上贴上精心裁剪的图案作为装饰。彩灯完成了。

兔子灯、青蛙灯、荷花灯他都绑起来了…非常逼真可爱。

当然,有时我们会自己学着做,制作最简单的灯,比如方盒子灯和角三角形灯。

元宵节晚上,我们吃完汤圆,冲到队伍的打谷场“溜灯”。

打谷场已经挤满了前来偷偷看灯的儿童和成人。

孩子们制造的五颜六色的兔子灯、金鱼灯、狗灯、三角灯、五星灯和箱型灯都使这个小小的打谷场明亮耀眼。

从远处看,它真的像一大堆星星和一点点钓鱼的火。

蜡烛在灯笼里闪闪发光,快乐和幸福也反映在成人和儿童的脸上。

我提着可爱天真的兔子灯笼,走来走去,以示我的朋友们的惊奇和钦佩,我的心中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喜悦。

在球场上偷偷溜达了一会儿后,我把兔子灯笼交给了我妹妹,并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去扔火把和看火。

火炬必须由一个男孩来扔,因为这个男孩有力量把火炬高高举起。

在我的家乡有句谚语说,无论是谁在宵夜时把火把高高举起,今年都会有大丰收。

火把是用来刷锅的剩余扫帚柄或用来扫地的扫帚柄。

大人抛弃了它们,但孩子们留下了一颗心,小心翼翼地为明年的元宵节收集它们。

为了使火炬易燃、耐燃,我们白天在生产队的拖拉机柴油罐上反复用力擦拭火炬,称为“劫持”。

我们点燃手中的火把,一边扔一边唱儿歌:“火把,流星,一升小麦。”

火把、金灯和银灯装满了粮库。

火把,点燃的灯,每年丰收…“我们拿着火把跑进田野,把它们用力抛向天空空。

沼地上的火把空一个接一个地起伏,看起来像夏天的萤火虫。

在尽情玩耍的时候,我们唱起了童谣:“在第一个月的前半个月,有一场哨火,有一场哨火,没有杂草,没有水稻和小麦,沉重的水稻和小麦微笑着弯下腰……”唱完童谣后,我们背诵了白居易的诗:“平原上无边无际的草,每一个季节都来来去去,野火从来不会完全吞噬它们,它们在春风中又长高了”。

“一月十五日,一年中的这个时候,春天的步伐越来越近,冻土开始融化。

没过多久,睡了一个冬天的一切都在春风的舒适中醒来并成长起来,显示出生机勃勃的活力。

童年的元宵节是一种简单而真实的幸福,就像小河里流淌的汩汩流水,长时间散发着青草的芬芳。它就像一杯茶,细细品尝,清香典雅,让人回味无穷。

今天的元宵节,没有人扔火把或者守着。

农村的孩子们只有机会围着电视看元宵节晚会来取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