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新闻

家乡的长河

我家乡的河流清澈而遥远。

平静的流水已经过了无情的岁月,但它无法带走无尽的思乡之情。

村前的黄晨河发源于石坚的山区,向东蜿蜒数十公里,直至到达黄龙河。这条河最宽的部分是300米,最窄的部分不到50米。

在平静的河上,有各种各样的船只进进出出,纤细的腰盆像落叶一样迅速。有双桨小船很容易过河。还有装有柴油发动机的机动帆船,船尾浓烟滚滚。

每当他们听到鼓声,孩子们就蜂拥到河岸上,看着汽艇在河上划出一条美丽的水线。然后它们有节奏地向岸边扩散,海浪拍打着岸边。

神秘的棕色小船转了几圈,很快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河水又平静了。

后来,我找到了一个上船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机会。

沿着船舱的舷梯,他们爬到灯光昏暗的船舱底部。在狭窄的小木屋里,有一个简陋的家,从锅碗瓢盆到床应有尽有。船夫的生活似乎无忧无虑,但实际上非常艰难。他们一年到头都在城市和农村之间旅行,品尝世界上所有的欢乐和悲伤。

奶奶不止一次地说过,帆船运动和赛跑之间有三分之二的差距。

作为一个小女孩,我不太明白她说的话。我只知道船夫有很多孩子,但我永远不会呆在船上。

我的邻村有一个船夫。除了带着年幼的孩子去划船,其余的孩子都住在岸边一所破旧的房子里。这家人很少一年见一次面。

夏天送餐的场景非常生动壮观。机动帆船很早就停靠在村子入口处的码头上。全家人,无论老少,都一起去打仗,扛着东西,抬着东西,捡着东西。岸边装满了各种尺寸的米袋。

一袋袋标有记号的米袋被装到船上,整齐地打包进船舱。这条河一寸一寸地靠近船边。

离开前,男人们站在水边擦洗汗渍,换上干净的衣服。

在父母的允许下,孩子们像敏捷的猫一样跳上了船。

起锚后,船慢慢启动。

望着河岸上黑暗的人群,送粮者从心底里感受到一股英雄气概。

小船沿着蜿蜒的河流航行,河岸上的房子迅速抛在他身后,河水吹着清凉的风,夹杂着水生植物的气味,船头不时溅起晶莹的水滴,落在憨厚的笑脸上。

在路上,我不时遇到运送食物的船只,并相互挥手致意。

大约半天的工作,这艘船去了黄罗码头。

大大小小的货船都停在码头上。农民们把一袋袋的粮食运到粮库,然后出汗称重。

中午吃顿便饭。

孩子们也对街上的新事物和各种吸引人的小吃大开眼界。最吸引他们的是五美分的冰棍,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吮吸。

日子越来越好了。许多人推倒土坯房屋,翻砖砌瓦的房屋或建筑物。船夫又忙了。岸边有深吃水码头的船只。男人们拿起木杆,扛着杆子,麻鞭,竹篮,举石头,捡砖头,搬动钢铁,吱吱嘎嘎,嘿,嘿,嘿,嘿。各种愉快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整个村子都沸腾了。空汗水和烟花的味道很浓。

俗话说,水和土壤支撑着一个人,而水和土壤支撑着另一个人。

清澈甜美的河水真的很有营养,每个家庭的男孩女孩都很新鲜。

每天早上,河边都有敲打衣服的声音,唤醒了沉睡的村庄。

忙碌的一天从河边开始。送水人、洗米机、洗菜机、洗衣机正忙于工作,但他们的嘴并没有闲着。戏弄引起的一阵笑声吓得水边的小鱼跑开了。

黄晨河盛产鱼虾。用鱼虾网捕鱼是我们祖先留下的一项技能。村子里的每个家庭都有渔具和腰盆。

渔民们沿着腰盆轻轻划动,寻找平静的水面来支撑盆,然后一股一股地拉下薄如发丝的网。

网的网眼大小不同。渔民根据插入手的指数将渔网分成一张、两张和三张。不同大小的鱼使用不同插入数的网。

五六个小时后,渔民们开始撒网。白色条纹的鱼像铃铛一样挂在网上。一股令人头晕目眩的鱼腥味迎面扑来。

虾笼被用来捕虾,虾也被用作诱饵,用煮熟的小麦粉做成球。虾无法抗拒如此诱人的香味。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渔民们设置的重围。

河里有蜗牛、剃刀蛤和贻贝。

夏天,孩子们赤脚在河边触摸蜗牛和剃刀蛤。半天后,他们堆了一个塑料盆。

有时,孩子们一起游到被洪水淹没的河岸,只有踮着脚才能到达柔软的淤泥。水下生长着绿色水生植物,头顶上漂浮着白云。

世界似乎是静止的,仍然只有我自己。

孩子们推着木盆,用脚在水下扫来扫去。踩上贻贝后,一个潜水者跳入水底,将他们感觉到的贻贝举过头顶。

在干燥的冬天,河滩完全暴露在外,孩子们在河滩上奔跑,捡拾没有时间撤退的蜗牛、剃刀蛤和贻贝。

每年的这个时候,村庄开始修建堤坝。几台水泵日夜抽水。村民们轮流参加战斗。排水后,村民们穿上雨裤,下水去抓鱼、鲫鱼、鲢鱼、鲤鱼、鲱鱼…鱼高高地堆在岸边,岸上挤满了人。

家庭主妇们带着竹篮来分享鱼,每个人都开心地笑了。

许多年后,我仍然时常想起清澈的水、悠闲的小船、美味的鱼虾和村民的笑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