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

女性叛逃者指责那些生活在韩国的人想要返回朝鲜。

最近,一名韩国“朝鲜”女明星重返朝鲜。

16日,朝鲜和平统一祖国委员会官方网站《我们的民族之间》发布了一段采访视频,题为《反共和国战略宣传使用的全明星真实故事》。

开头的标题是:朝鲜的女儿全惠行回来了,祖国的母亲张开双臂拥抱她可爱的女儿。

外事(微信账号:XJB-Waishier)注意到,视频的主角全惠星(Quan Huixing)声称已于2014年1月离开朝鲜前往韩国,并于上月返回朝鲜。他目前和父母住在平安南多的安州市,在韩国以“林智贤”的笔名演出。

在这段视频中,她对韩国的生活怨声载道:我以为我可以过上美好的生活(在韩国),赚很多钱,但事实是我和我的客人们在一起喝酒,身心都很痛苦。

关于玩韩国综艺节目,全惠行回答说: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因为(在韩国)我可以赚钱或者上电视来玩。

那些综艺节目中说的都是假的,而且都是根据制作团队给出的脚本背诵的。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迎合人们的情绪。

其他人对我说,“你认为赚40万韩元容易吗?”全惠行还说,“韩国的每一天都像地狱一样。想到还在家乡的父母,我决心每天都回到以泪洗面的朝鲜。

“她还在视频中强调,重返朝鲜是她的意愿和决定。

《我们的民族之间》将这段采访视频更新到优酷、推特、优酷和其他外国的官方账户上,这很快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

韩国媒体发现,全惠行是林智贤,韩国综艺圈的小名人。

2014年12月至今年4月,《林智贤》主演了韩国电视台《朝鲜电视台》制作的《牡丹峰俱乐部》和《南北女人》第二季等综艺节目。

外事(微信账号:XJB-Waishier)注意到朝鲜女性是两个韩综的主要卖点。

“牡丹峰俱乐部”邀请10名韩国女性参与每期的话题讨论,展示韩国女性在韩国的生活以及因文化差异而遇到的各种问题,如夜总会文化、男女关系、保守着装、朝鲜视角下的男性形象、抵达韩国后的待遇、职业观点等。

《韩国男人和朝鲜女人》是一个假的婚姻节目,展示了韩国男人和朝鲜女人的婚姻生活。

在节目中,“林智贤”和韩国男艺人金珍以想象中的情侣身份出现,并不乏“亲密”场景。

韩国媒体称,“林智贤”回归朝鲜的消息令粉丝们大吃一惊。

韩国《东亚》称,今年3月,她还通过粉丝社区公布了最近的情况。4月,她还感谢为自己准备生日派对的粉丝。

外事(微信账号:XJB-Waishier)发现,像全惠行这样的“叛逃者”返回朝鲜并不少见。

据韩国媒体报道,从2011年到2016年,至少有15名“叛逃者”返回朝鲜。

2016年1月,网站“我们的民族之间”播放了一段名为宋·虞舜忏悔的女人的视频。

50岁的宋虞舜承认了他离开朝鲜去韩国的经历。

在这个20分钟的视频中,宋虞舜走在平壤的街道上,惊讶地欣赏着新建的高层建筑和水族馆,参观一所幼儿园,边看边哭。

宋虞舜说:“从现在开始,我将为祖国统一贡献我的一生。

”她说,撕掉了用假名写的书《寻找光明》。

同时,主持人在一边说:“这本书是在敌人的煽动下写的,为了形容我们亲爱的祖国非常丑陋。

据韩联社统计,截至2016年底,30,212名“叛逃者”目前居住在韩国。

其中,2016年有1418名“叛逃者”,同比增长11.2%。

▲居住在韩国的“叛逃者”人数。

然而,韩国“叛逃者”的生活条件并不令人满意,越来越多的“叛逃者”选择返回朝鲜。

今年5月,韩国统一部下属的南北韩协会(South-North HANA consortium)对“叛逃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叛逃者”对韩国生活不满的大部分原因是经济困难(58.0%),其次是歧视(31.7%),他们的现实能力和追求工作的梦想之间的巨大反差(25.3%),以及适应韩国社会和文化的困难(24.0%)等。

同时,英国广播公司的一项调查指出,“叛逃者”的自杀率是韩国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多。

生活在韩国的“叛逃者”除了做低人一等的工作没有更多的机会,70%以上的“叛逃者”称自己生活在低人一等的位置。

韩国政府曾希望教育能够弥合这一差距。

然而,据《纽约时报》报道,韩国教育专家表示,在许多大学,一半甚至更多的叛逃者辍学。如你所知,韩国人的辍学率只有4.5%。

韩国难民基金会的专家沈晓舒解释说,这些孩子(“叛逃者”)根本没有能力在竞争激烈的韩国社会中生存。

极端的经历使他们面临身份问题。

就读于偃师大学的24岁“叛逃者”金敬日(Jin Jingri)表示,他班上的许多学生不会注意他,因为他的北方口音和身材矮小,这可能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在课堂上,他不懂关于韩国流行文化的笑话,但他跟着每个人笑,以免被视为外星人。

他说,“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70年代的人,在被放进时间机器后,就进入了21世纪。

“▲《纽约时报》去年8月报道了“叛逃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