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生活

如果开展学前教育服务,这些服务将是有效的。

学前教育服务如果完成,将会有效。(民生与人民之声)学前教育是消除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手段。“一村一园计划”触及了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痛点。它正视困难的问题,强调现实。它是基于现有的条件。日前,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宣布,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的为贫困地区农村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服务的“一村一园计划(One Village,One Park Plan)”获得了2018 WISE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成为该奖项成立以来第一个获奖的中国项目。

获奖的“一村一园”项目体现了该项目在教育领域创新价值的肯定,也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公益力量积极参与反贫困斗争和贫困代际传递的认可。

先帮助穷人,再帮助智者。学前教育是世世代代消除贫困的重要手段。

目前,中国三年制学前教育毛入学率为79%。

根据调查,其余20%的学龄儿童主要分布在偏远贫困山区或中西部牧区的村庄。

贫困地区的家庭普遍存在收入低、父母上学时间短、缺乏必要的儿童发展知识等问题。

一些贫困的农村地区也存在父母离婚和子女留守等问题。这些社会问题和贫困问题交织在一起,严重阻碍了儿童的发展。

相关测试表明,贫困地区3-6岁儿童的认知发展水平不到城市儿童的60%,贫困地区儿童的发展水平落后于城市儿童,这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贫困代际传递的趋势。

根据2017年农业普查结果,中国59万个行政村中只有19万个有幼儿园。

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村民居住分散,每个村庄的儿童数量有限,私立幼儿园不盈利,也不设办事处,公立幼儿园往往停在乡镇。农村儿童往往没有机会接受学前教育。

“一村一园计划”触及了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痛点。它正视困难的问题,强调现实。它是基于现有的条件。例如,他们的公园场地主要使用农村小学或村委会等公共场所的闲置校舍,改造成本很低。如果在一个镇上建一所幼儿园,光是建一所房子就要花费3400万元。

另一个例子是,只要有五个以上的娃娃,“乡村花园”就会开放班级,实行混合年龄教学,“大孩子带小孩子,小孩子促进大孩子”来提高孩子的社会适应能力。

没有去过水族馆或游乐园的孩子也可以从“本土化”教学中获得见解和开阔视野:青海乐都的彩陶、甘肃华池的红军旧址、贵州毕节七星关的“植物教室”都为孩子们留下了探索世界的足迹…一所山村幼儿园每年仅花费3万元左右,但看似简陋的教室和教具改变了许多孩子的命运——截至2018年6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已经在中西部9个省的21个贫困县建立了2300所乡村幼儿园,共惠及约17万名儿童。

在首批“一村一园”儿童中,约65%的儿童学习成绩稳稳地名列全县同龄儿童前40%。

WISE的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World Education Innovation Project Award)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个项目为发展中国家建立了一个好的“中国样本”,花少量的钱去做大事,解决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问题。

目前,消除贫困已经到了啃硬骨头、袭击城乡的冲刺阶段。

面对更“硬”和“难”的任务,有些地方有很大的决心和力量,涉及一些具体问题。从论证到规划和实施,人们经常不得不努力等待。

此外,仍有一些地方只有可见的项目才能被视为令人满意,以显示减贫的成果。

然而,与其被山村儿童辍学的问题所淹没,不如抓紧时间简单地做些事情。与其花费数百万美元建造一个崭新美丽的花园,不如把钱花在“人头”上,这样孩子们就能尽快获得智慧的阳光。

“这些儿童中有70%是留守儿童,或者他们来自精确扶贫家庭和单亲家庭。他们通常在村子里“下沉”,不在一起。人们无法了解自己目前的生活状况,也无法提供有针对性的援助。

“这是项目经理说的。

只有因地制宜,讲求实际,不坐等时机,不坐等任何人,长期变革才能结出硕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